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凯旋门的千年流变——从荣耀的罗马帝国凯旋式说起……

2022-12-07 16:46:15 1954

摘要:辉煌属于希腊,伟大属于罗马。纵横古今中外,罗马帝国是个震撼人心的存在。从历史上来看,罗马人是在现实恶劣的情况下选择战争的,因此它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征服国家,其文化中最为耀眼之一的就是凯旋文化,而它的基础就是战争。在征服战争中取得胜利,将领能获...

辉煌属于希腊,伟大属于罗马。纵横古今中外,罗马帝国是个震撼人心的存在。从历史上来看,罗马人是在现实恶劣的情况下选择战争的,因此它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征服国家,其文化中最为耀眼之一的就是凯旋文化,而它的基础就是战争。在征服战争中取得胜利,将领能获得举行凯旋式的荣耀。罗马元老院则为凯旋的将士举行盛大隆重的入城典礼,为远征归来的军事将领歌功颂德,也就是为他们举办盛大空前的凯旋式。

凯旋式最初是一种宗教祭祀仪式,最初源于埃特鲁里亚地区。战前祷于神庙,战胜归来祭祀神灵。“每次获胜后必行祭礼,此即后来罗马著名的凯旋礼的起端……这种习惯,由归功邦神的信仰而生。未战以前,军队曾祷于神,其辞约如爱西勒书中者,‘住在境内,管理境内的神呀!军队若有利,城若得救,我愿以羊血灌祭台,杀牛以献,并将所有敌人的胜利品陈列庙中。’ 因为有此誓愿,战胜者必祭谢神,全军入城行礼,列队往庙”。在凯旋式上,统帅身披锦袍,头戴桂冠,居于战车之上,元老院成员为其前引,公民则在道路旁热烈欢呼,凯旋式上的这种盛况荣耀相信没有哪个将军能抵挡。凯旋门的意义也便在有了凯旋式后逐渐丰富起来。

一、凯旋门的演变简史

凯旋式到了共和国后期逐渐地受到了限制,屋大维执政后,更加严格地限制了凯旋式的举行。一般的贵族很难申请到凯旋式,而且凯旋式也日益成为罗马帝国元首家族奢华无度的政治表演,成为了罗马帝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凯旋门作为一个重要的凯旋建筑,其形式风格,日益确定,由临时性建筑成为了永久性的建筑。

(一)罗马帝国时期

伟大的罗马建造了众多不朽的建筑,然而至今仍然留存的是罗马文明的纪念碑。正如英国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所说:“被历史所忽视的何其多,而能逃避时间的野蛮行径的摧毁的又何其少!”现在,在意大利和外省仍然能到处可见的那些气势磅礴的废墟,而在这片光景当中,我们依旧能感受到那曾经强大的帝国。罗马帝国时期,首都和其它各地及帝国行省都建筑了许多像圆形剧场、剧院、神庙、凯旋门、浴场等的公共工程。它们绝大多数都是拥有无限权力和能力的帝王们建造的。当然也有一些建筑是私人花钱建造的,但几乎都是为了公众利益而建造的这些公共工程。一来可以彰显这些帝王们统治下国力的强盛。奥古斯都就常常说,他接手的罗马城是一座砖城,而他交出的却是一座大理石城。二来可以展现帝王们的伟大功绩,昭示后世,名垂青史。罗马帝国时期,愈加注重公共工程的修建。

凯旋门就是这样一座纪念性建筑的杰出代表之一,我们可以看到罗马现存最古老的凯旋门提图斯凯旋门。是当时皇帝为了纪念罗马帝国弗拉维王朝的第二任皇帝,即其哥哥提图斯(公元79年~81年在位)的战功。在公元70年,也就是在提图斯成为皇帝之前曾率军剿灭耶路撒冷的犹太人起义。这座凯旋门建立在从罗曼努姆广场到大角斗场的路上,用砖砌成,墙面用云石镶嵌,凯旋时向神灵献祭的队伍在檐壁上雕刻生动逼真。门洞内侧的浮雕描绘的是凯旋的仪式,坐在战车里的皇帝被人们簇拥着前进。主面的女儿墙与台基都较高,给人一种肃穆威武雄壮之感。。站在古罗马的废墟上,提图斯凯旋门旁,我们就能感受到罗马帝国征服的雄风。这座凯旋门是征服的纪念碑。纪念了提图斯皇帝镇压叛乱的功绩,也给后人认识当时罗马帝国的荣耀和伟大提供了一个窗口。。

帝国时期还有与提图斯凯旋门并称为古罗马的三大代表性凯旋门的塞维鲁凯旋门和君士坦丁凯旋门。其中塞维鲁凯旋门就是纪念塞维鲁皇帝和他的两个儿子卡拉卡拉和格塔两次战胜波斯人的功绩。在这座凯旋门的的墙面上也刻着军队战功的浮雕。公元315年,君士坦丁堡凯旋门建立。当时君士坦丁大帝彻底战胜他的强敌马克森提并统一帝国因此建造凯旋门以示纪念。君士坦丁在位期间统一了罗马全境。这座凯旋门上雕刻许多浮雕。由于4世纪罗马帝国国库比较拮据,这些浮雕多由军队从各地古迹上收集而来后拼接形成的。也就是说君士坦丁凯旋门集合了众多不同时代的罗马雕塑并在其中,而且使他们达到了一个平衡,从而展现了他自己的宏伟气魄。而这座凯旋门也就成为之后拿破仑建造的巴黎凯旋门的蓝本。

由上可知,帝国时期凯旋门的建立。一方面是帝王们彰显功绩,为自己歌功颂德,聊表纪念的纪念性建筑。另一方面是当时的罗马帝国的帝王们们展示罗马帝国的伟大宏伟的表现,此时的罗马早已地跨欧亚非三洲,地中海是其内河。然而在帝国后期,这些宏大规模建筑,越来越趋向劳民伤财,奢侈豪华。正如有一句罗马谚语说:“圆形大剧场倾覆之日,将是罗马帝国灭亡之时”。这一方面体现了圆形大剧场历时长,但也从侧面反映了罗马帝国后期日益荒废国事,逐渐走向衰亡。


(二)拜占庭帝国时期

476年“永恒之城”罗马在蛮族入侵下陷落,辉煌伟大的帝国灭亡。东罗马帝国则在拜占庭继续千年之久。欧洲则进入中世纪,基督教统治着社会的各个方面,社会风气弥漫着天国与信仰的气息。

地处欧亚交通要冲的拜占庭帝国,大量的古代希腊和罗马文化被保存和继承下来,也正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拜占廷的建筑吸收了两河流域、波斯、叙利亚等西亚地区的文化成就。于是,它的建筑风格就是在罗马遗产和东方特色的基础上形成了一个独特的体系,典型代表是教堂建筑如圣索菲亚大教堂。

拜占庭帝国信仰东正教,在公元529年,查士丁尼一世为了彰显其文治武功,下令重修了圣索菲亚大教堂,整个工程长达七年半。据载在教堂首次举行礼拜仪式的那天,查士丁尼一世走进教堂,便被其壮丽给震撼,激动说:“感谢上帝选我来完成这个宏伟的事业!所罗门,我超过你了!”从以上可以看出秉承罗马文化传统的拜占庭,是一种在宗教下的发展,即以东正教为国教,其宗教文化渗透到拜占庭帝国的各个方面。上帝创世并赋予了人类一切,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可以说曾经罗马的凯旋文化在拜占庭都加在了上帝身上,不是人,也不是君王,也不是民族。

(三)西欧中世纪时

同样,整个中世纪,基督教文化弥漫着西欧的各个方面。罗马陷落后的蛮族纷纷信仰基督教。这个时期日耳曼文化,加上基督教文化形成中世纪欧洲的主要文化。但整体来看中世纪是基督教文化的天下。欧洲的中世纪被后人称为黑暗的中世纪,尽管不能全面的概括中世纪,但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世纪某个方面的特点。中世纪的欧洲经济上穷困,生产力落后,政治上腐败,战争不断,社会动荡不安。在罗马帝国灭亡及蛮族王国的建立这一转变时期,西方罗马帝国统治下的一统秩序完全破灭,陷入一个无序状态。只有教堂和修道院在人们悲观绝望之中给人们希望和寄托,虽遭劫掠破坏,在帝国覆亡的灭顶之灾中仍继续发展,引领着人们的精神世界。并且西欧中世纪初期的几百年间因社会动荡不安,正常的经济和文化都遭到了破坏,正常的艺术活动几乎完全停止,古典传统断裂。因此在中世纪的欧洲教会是最大的国际性的统治力量,无论国家、民族都在教会的精神控制之下。就文化传统方面来看。基督教从发源到壮大都深深地植根于罗马帝国文化环境中,其神学体蕴含了古典文化的因素。不过从根本上,其神学体系和古典文化是水火不相容的。古典文化注重人本主义,而基督教注重神本主义,古典文化强调在和谐秩序中的自由发展。而其却将万物归到神的怀抱,归于教会至高无上的统治。在这个转变时期,随着基督教的传播和胜利,古典文化的人本主义、现世主义变为了神本主义和来世主义。在欧洲,神统治了整个世界。于是,古典文艺也就成了教会仇视和排斥的对象。中世纪的建筑摒弃古典形制,尤其是教会建筑,一种新的艺术取代古典艺术在欧洲广大土地上流传。就如中世纪最著名的教堂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建于圣彼得坟墓上而得名。这座教堂外表朴素简单,而内部却是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殿堂高广、金碧辉煌、光亮的大理石柱等等。这反映了基督教对现实持悲观消极的态度,所以教堂外表简陋,却以教堂的内部华丽的比喻信教救赎的幸福和教会的伟大。这座教堂代表了中世纪基督教会的信仰是基督教征服欧洲的一种体现,以至于据说拿破仑建造巴黎凯旋门是想将罗马圣彼得堡大教堂比下去。教会征服了世界,而拿破仑征服了教会。因而在东罗马帝国的建立到文艺复兴,在长达近1000年的时间里。西欧虽有着古罗马文化的遗产,但其在上帝信仰下的创作布满了宗教神学的光辉。又可以说是古罗马伟大的凯旋文化的暂退,等待着新的复兴。

(四)近代以来

随着14、15世纪文艺复兴的发展,在神权体系下的文化逐渐焕发出新的生机,以复兴古罗马古希腊文化为外衣,于是罗马文化在文艺复兴作家、诗人等的寻找和挖掘下走向现实世界。意大利作为文艺复兴的最先发源地,在这里,作家诗人们对古代罗马希腊文明大家赞赏推崇,并且将它们融入到他们的作品当中,带入到人民的日常生活当中,加上此时市民文化的发展,给人们以思想上的启迪,唤醒禁锢在罗马天主教下的心灵。史学家雅各布•布克哈特就认为,在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节日演出优于其他国家的主要特点是,首先必须提到是具有个人特征的意识的发展,正是这种人们持个人特征的意识的发展,人们逐渐认识到自身的欲望需求,要摆脱宗教禁欲束缚。

到了十六十七世纪文艺复兴运动在意大利已经走向衰退,法国逐渐地确立了西方文化中心和领导地位。17世纪法国领导了新古典主义运动,18世纪引领了启蒙运动。17世纪的法国,处于封建贵族和上层资产阶级在君主制下相互妥协的政局下。从它的阶级力量对比而言,以教会和世袭贵族为代表的封建势力占据优势。表面上看,不相容的事实是中央集权和资产阶级个性自由的理想,然而在当时的法国却是符合资产阶级一方利益的。对内而言,维持一个强大的中央政权,可以稳定统治秩序;对外而言,可以威慑强大的敌人,促进工商业的发展和对外殖民扩张。在这一背景下,法国的民族传统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因为法国是拉丁民族,是罗马的继承人,他们心中一直的榜样就是罗马帝国。就如朱光潜曾说:“帝国这个响亮的符号是当时法国统治阶级所心醉神迷的,他们想在法兰西的土壤上恢复古罗马帝国处在奥古斯都时代的那种宏伟的排场。”因而,在那时法国的政治法律机构大都效仿古罗马帝国,在文艺方面也是如此。此时,同时在这个时代,在古罗马遗址上的考古挖掘进一步发展。新古典主义兴起与法国大革命的酝酿互为表里。在建筑艺术上,可视之为古典建筑与革命政治联姻的结果。虽然拿破仑帝国的建立帝王独裁代替了民主,在文艺方面,仍然要利用革命以来所形成的新传统。于是在这个时期的新古典建筑被称为“帝国风格”,艺术家们刻意模仿古希腊罗马艺术的风格、题材。在建筑方面,他们主要效法的榜样是古罗马时期的广场,凯旋门、记功柱等纪念性建筑。凯旋门就是拿破仑最重视的纯古典建筑。一方面凯旋门是古典文物,另一方面又是宣扬他的军功的最好体现。拿破仑在巴黎建了大小两座凯旋门,其中大的那座就是巴黎凯旋门,设计初它就以规模庞大超过了古往今来的凯旋门,也超过了中世纪基督教建筑典范圣彼得大教堂,它的高度是54米,而这个大教堂的门面高度是48米。并且早在1801年拿破仑与罗马教皇在巴黎签订宗教协议-《教务专约》,这不仅以法律的形式维护了法国人的信教自由,而且使得天主教从属于拿破仑政权并为其服务。天主教曾经是西欧的主宰,现在拿破仑又将它征服。巴黎凯旋门是法国大革命的产物,正如马克思曾指出,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曾穿上了罗马共和国和罗马帝国的服装。穿着这种久受尊崇敬的服装,以及用这种借来的语言,给世界历史的呈现新场面。表现出的是封建贵族与新兴资产阶级妥协下的人生理想和旋律。

从15世纪以来,经过文艺复兴,古典复兴到19世纪法国拿破仑时期的凯旋门,这反映了一个由神到人,思想解放打破宗教束缚到关注古典文化并加以恢复和传承的过程。展现了古典风格的复兴,更彰显了思想的解放和文明的进步。迄今看来,巴黎凯旋门是现代凯旋门的典型代表,它向世界宣告了拿破仑•波拿巴的惊为天人的军事才能和展示了征服欧洲的雄风,同时这座不朽的建筑成为近代欧洲凯旋门的一个范例,为欧洲各国所效仿。也向世界展现了法国的威严,唤起崇高的理想和宏伟的联想。它是每一位法国人心中当之无愧的“凯旋门”,也为世界各国人民心所向往之。


二、凯旋门的各种功用

凯旋门的修建是举行凯旋式的重要组成部分。最初的凯旋门建筑就是源于伊特鲁里亚时期的拱券结构建筑,最初罗马人在举行凯旋仪式时,会在城市的主要通道或广场上建门,在凯旋式举行前建成并在其上悬挂凯旋画以示庆祝。这类门楼最初是木制的,且也只是临时性质的建筑。尽管如此,这类门楼就是凯旋式的最初原型。直到共和国晚期出现了砖石结构的永久性凯旋门,之后又发展成为大理石构筑。形式更加多样,更显威武富丽。一般中央为高大拱洞,两侧有较小拱洞,墙上刻有铭文和浮雕,浮雕就是初期凯旋画的发展,多为描述战争场面、将军和战士的奋勇以及敌人的败落,墙头则是象征胜利和荣耀的青铜马车。

在罗马,战争获得了巨大的胜利,则举行凯旋式。在公元前62年,庞培回到罗马,成为了当时最有权势的人,元老院为其举行了凯旋式。据《凯旋年表》的记载,现知罗马史上最早的一次凯旋式是罗穆鲁斯王举行的凯旋式,至此直到奥古斯都时期,在这近千年的时间里,大约举行了200余次的凯旋式。想要探求凯旋门在当时的功用,而凯旋门作为凯旋式上的重要建筑,也就是凯旋式在当时社会产生的重大的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影响。

在这段时期内,从经济方面来看,凯旋式给罗马带来了丰富的战利品,尤其是从被征服民族那里掠夺来的金银财宝。公元前168年,鲍鲁斯举行的凯旋仪式盛况空前,连续举行了三天。其中仅未加工的白银就有18270磅,且加工过的白银则用不同类型的船只装满,还有银制的盾牌十面,和一面完整的黄金盾牌,8万多枚银币,还有几千磅黄金等等。以至于史学家瓦莱利乌斯•帕特尔库鲁斯认为,鲍鲁斯的凯旋宏伟盛大,以至于他为国家贡献了2亿塞斯退斯的战利品。这次有着巨额财富的凯旋式,使得他之前的凯旋式都黯然失色,在罗马留存了五个多世纪的公民税也因此被正式取消。流入到罗马的大量战利品,促进了罗马经济结构的转型,而且提高了罗马国内的地价。每一次凯旋式带来的丰厚战利品,如黄金白银等等,大大提高了罗马不动产的价格,由此就可以导致借贷利率的下降。并且在凯旋式上的宴请,主要是罗马市民,包括附近村庄的居民,宴席规模十分盛大。据记载,凯撒举行凯旋式时,宴请持续多日,且规模达2万多桌。无论如何,战利品的大量流入,凯旋仪式的举行,对当时经济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从社会方面来看,凯旋式是一场集体盛宴。参加的不仅仅是凯旋的将士,同样也是罗马民众的狂欢。在凯旋式上将军本人坐在华丽的战车上,头戴宝石冠冕,身穿紫色宽袍,手拿权杖和桂树枝。将军身后则是元老贵族、执政官以及其家族成员等。罗马平民则在道路两旁高谈阔论。他们或者讨论这次战争的伟大胜利,或者讨论敌人的奸诈强悍,而凯旋将领的则是智慧勇猛,并且突显他们对凯旋式的赞同以及对敌人的厌恶唾弃,从而在民众间加强了共同的话题感,并且在这个集体的共同空间内讨论伟大的凯旋,也加强了整个民族的集体认同感或者说罗马民族的集体优越感。

从文化方面来看,凯旋式的举行,也就是罗马对外战争的胜利。这就是一种征服文化,或说凯旋文化。罗马从意大利的一个弹丸之地扩大到一个地跨亚欧非三大洲的强大帝国。这就是一部征服史、一部凯旋史。罗马民族是一个尚武好战的民族,而凯旋式的举行,其中保留下来的许多的纪念性建筑,如凯旋门等,无一不在彰显着罗马的荣耀与光辉,凯旋文化的产生与罗马民族的发展相伴相生,激励着每一位罗马人都有着崇高的信仰,必胜的决心。凯旋式的举行区分了罗马人和外族人的区别。在凯旋仪式上,征服的外族人必须游行,甚至有“至尊战利品”,也就是被征服部族首领的人头,并将其放于罗马朱庇特神庙。据史料记载,向朱庇特神庙诸神祭献“至尊战利品”的记载总共有三次。第一次是在公元前753年罗慕洛杀死阿克隆,第二次是在公元前437年,科尔涅乌斯•卡劳斯杀死了维爱的王托鲁姆尼乌斯,第三次是在公元前222年克劳狄•马克鲁斯杀死了高卢的布里托马图斯。这些都彰显了罗马的民族自豪感加强了罗马民族的内部团结。

从举行凯旋式的主角来看,将军是凯旋式上最耀眼的人,万众瞩目。那时,将军位于凯旋队伍的中心,穿着打扮与往日完全不同,就像是至高无上的神和王一班。阿庇安在记载第二次布匿战争胜利时,西庇阿举行凯旋式时的形象。“……将军本人,坐在一辆各种各样的花样装饰着的车上,带着一顶黄金宝石的冠冕,依照罗马的习俗,穿着一件由金星交织着的紫色宽袍,他手中拿着一个象牙权杖和一条桂树枝……”。从其描述中,可看出凯旋将军处于显赫的地位。在古罗马,紫色长袍和象牙权杖都是国王的专属用品。在李维认为,能举行凯旋式就是一个罗马人最大的荣耀。普鲁塔克曾这样描述庞培,他说庞培的最大荣耀就是赢得了三个凯旋式,然后把全世界都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毫无疑问,凯旋式给将军个人带来了巨大的荣耀。同时,也给他的家族带来了荣耀。在凯旋式上,在将军之后的除了元老、执政官等贵族成员,就是他的家族成员。因此,举行凯旋式给将领和其所属家族都带来了荣耀,也促进了家族和及个人的发展。

三、从一个建筑到对文明的感慨

历史流经几千年,回望古罗马共和国时期的凯旋门,它像一座丰碑,屹立在世界历史之中。它不仅是凯旋式上的一个标志性建筑,而且代表了古罗马民族英勇无畏的豪迈气概。古罗马的凯旋门是古希腊罗马建筑的杰出代表,为世界建筑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经历罗马帝国时期的三大凯旋门到拜占庭帝国时期和中世纪古希腊罗马文明的湮灭到近代凯旋门建筑的重生,凯旋门乘着历史的马车,冲破重重迷雾来到现代世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将一位牺牲的无名战士安葬在巴黎凯旋门下,以代表在大战中死难的150多万法国战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法国被德军占领,巴黎亦遭到了破坏。到1944年战争迎来了胜利,戴高乐将军来到凯旋门下的无名战士墓向为了祖国独立而牺牲的无名战士英雄敬礼,然后率领坦克大军经过凯旋门,走过香榭丽舍大街。这是法国从法西斯的铁蹄下获得彻底解放的信号。现在每年的7月14日,也就是法国的国庆日,法国历任总统都会在这里举行盛大的阅兵式。并且每次总统竞选时。都会在凯旋门下举行仪式,然后又经过香榭丽舍大街走向总统府-爱丽舍宫,沿途微笑着向他祝贺的人民挥手。并且凯旋门建筑在当今世界上亦广泛传播,不仅在欧洲的罗马和法国,在亚洲也有凯旋门,如朝鲜平壤的凯旋门和中国的凯旋门,它们都是纪念战争的胜利,前者是纪念朝鲜的领袖金日成两次战胜日本和美国,使朝鲜获得独立及建立社会主义国家而建造的。后者则是纪念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胜利。凯旋门在现代世界已经是法国民族主义的象征,当然,它不仅是西方人心中的“凯旋门”,也是世界人民了解古代文明的一个窗口。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